我玩網 ※ 最好玩、最熱門的遊戲軟件聚集地

一遊網

  • 推薦下載
  • 精選遊戲
  • 新遊資訊
  • 策略塔防
  • 最新手遊
單機資訊
4.0更新在即,如今的FF14值得萌新入坑嗎...| 想體驗黑客的感覺嗎?這幾款黑客模拟...| 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來...| 神評論:誰有蒼老師的無碼種子...| 《這是我的戰争》年度版免安裝中文正...| 《龍珠鬥士Z》評測:不吹不黑 這就是現...| 不容錯過!2018年最值得期待端遊大盤點...| 《女神異聞錄5》評測:這款RPG為什麼這...| 樂高世界評測:并不隻是“我的世界樂...| 《FIFA18》評測:離“出色”總差那麼一...| 《武俠乂》評測:你從未體驗過的“真...|
攻略大全
SE主題咖啡店上海店6月1日開啟《勇者鬥...| ESRB重新評級《惡魔之魂》 遊戲将有PS...| 雙輪橫掃千軍《真三國無雙8》孫尚香...| 《人中北鬥》新情報 健次郎在夜店打工...| 托比昂女兒登場《守望先鋒》新英雄公...| 國外美女cos《守望先鋒》布麗吉塔 眉毛...| 《超級炸彈人R》更新:合金裝備與魂鬥...| 《怪物獵人:世界》火爆 多國亞馬遜暢...| 《孤島驚魂5》PC性能評測前瞻 育碧用心...| 良心賽車大作!山内一典暗示《GT Spor...| DICE招兵買馬《戰地5》預告或将發布...| 《搖曳莊的幽奈小姐》宣布制作PS4遊戲...|
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單機電玩 > PS4 > 《刺客信條》口述史:《波斯王子》是怎麼沒的

《刺客信條》口述史:《波斯王子》是怎麼沒的

2018-11-04 20:09點擊:

>
來源TGBUS編譯作者建安餘韻2018-11-02

比較有意思的一點是,很多受訪者已經不在育碧了,但在采訪中他們都很直率,說了一些對育碧的負面看法,我們不妨看看前員工是怎麼評價自己的巨頭老東家的。

“萬物皆虛,萬事皆允”(Nothing is true;Eeverything is permitted.)是《刺客信條》系列的創意總監Patrice Désilets為遊戲設計的核心價值觀,這句話是他在系列早期構思中的感悟。原本,《刺客信條》是作為《波斯王子》的續作設計的,随後團隊跳出桎梏,打破了一些想法,針對次世代平台展開了一些全新想象,才創造出這個當今遊戲界的超級IP。Désilets發散性、創造性的思維給育碧蒙特利爾團隊帶來了很多挑戰。

今天,《刺客信條》這個IP價值高達數億美元,但在十幾年前,它還隻是個呱呱墜地的嬰兒。其錯綜複雜的設定模糊了過去與現實的界限,使科幻故事和曆史陰謀交織在一起。團隊初衷想創造一個空前自由的世界,你可以在其中跑步、跳躍和爬上任何地方。世界裡充滿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和12世紀的小販——與GTA這種開放世界不同,育碧想令人信服地還原耶路撒冷、大馬士革這些城市,而不是簡單地模仿它們。

《刺客信條》是前無古人的遊戲——而且考慮到它造成的深遠影響,可能也是後無來者的。《刺客信條》為開放世界遊戲的設計創造了一種優秀範式,除了做任務,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巨大的遊樂場,在世界裡遊戲,本身就是回報。

最近,外媒采訪了九位參與過初代《刺客信條》開發的員工,與他們探讨了遊戲是如何開始的——按他們自己的話說,這是一個“關于發現近乎無窮的潛力,然後努力實現其中一小部分”的故事。

尤其比較有意思的内容是,很多受訪者已經離開育碧多年,在采訪中顯得很直率,說了一些對育碧的負面吐槽,我們不妨看看前員工是怎麼評價自己的巨頭老東家的。

《刺客信條》口述史:《波斯王子》是怎麼沒的

 

波斯王子:刺客

 

在備受好評的《波斯王子:時之沙》發售後,Patrice Désilets度過了一個輕松惬意的假期。然而剛剛回到工作室,他和蒙特利爾工作室六名員工就接到了任命,馬不停蹄開始了系列新作的研發。下一代《波斯王子》是針對當時還未公布的次世代主機——PS3和Xbox 360——設計的,他們相信新平台将重新定義動作遊戲。

Patrice Désilets(創意總監):我們是在2004年1月開始新項目的。頭年11月我們剛剛完成了《波斯王子:時之沙》,從聖誕節度假歸來我就接到了新的任命。我被告知,公司計劃為下一代主機做一款《波斯王子》,但次世代主機會是什麼樣子,當時我們還一點線索都沒有,公司隻跟我們說,“做一款次世代的《波斯王子》,水平要足以定義下一世代的動作遊戲。”

David Chateauneuf(首席關卡設計師):當時《波斯王子》的核心開發團隊仍想留在一起工作,創造更偉大的東西。起初,我們認為可以創造一款開放世界的《波斯王子》——那時設定上還沒有“刺客”的概念,我們也沒有制作開放世界的引擎技術。

Alex Drouin(視頻導演):我們最初想做一款《波斯王子》續作,并把這個系列發展成開放世界。我們剛剛完成了《時之沙》,一款無與倫比的産品,所以我們迫不及待想要探索系列的新極限。

Nicolas Cantin(美術總監):我們想做一款更成熟、更電影化的《波斯王子》。因為是針對次世代平台打造的,性能和技術的進步讓我們有機會實現這一切。

我們整個第一年的工作主題就是人事工作和基層設定思考,新作要如何做到這一點。我剛做完一款以王子為主角的遊戲,所以我想嘗試創造一個與之前不同的新角色。我想給“王子”賦予一些與衆不同的新職業,而不是讓他們整日無所事事,等着爹媽死了繼承王位;另一方面,我又想要一個貼合動作遊戲設定的職業——隻要提起這個頭銜,就能立刻讓玩家聯想到刺激的動作場面。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書架上瞟到一本大學時讀過的舊書,寫的是那些曆史上著名的秘密結社,裡面第一個故事就是講“山中老人”和他的刺客團體的。我從中獲得靈感,覺得新主角可以設定成刺客組織的二号人物,可以成為“刺客的王子”!我開始研究這個主題是否可行,然後我突然想通了:放寬視野,除了《波斯王子》續作,我們還可以做更多事情。

Alex Drouin(視頻導演):我記得當時Désilets這麼說:“什麼是王子?我覺得不應該僅僅是‘等着當國王的人’。我的答案就是刺客,這是個更有趣的角色設定。”

《刺客信條》口述史:《波斯王子》是怎麼沒的

成為一代經典的《時之沙》

Nicolas Cantin(美術總監):我還記得我做的第一段遊戲概念視頻。我們模拟了遊戲成品的視覺效果,拿給公司管理層看,展示我們想做什麼樣的遊戲。視頻中我們有兩個刺客,他們在孩童時代拯救了王子——“王子”設定那時還是有的,隻是刺客的故事更吸引我們。

Alex Drouin(視頻導演):第一個可玩DEMO裡有兩個角色,刺客和王子——王子還在,玩家扮演刺客,但必須帶着王子四處走。

Mathieu Mazerolle(首席程序員):那視頻裡有幾個地方真的很COOL,比如主角爬牆的時候。這個攀爬技術非常複雜,我們花了好幾年才做出來。這項技術解決方案是我們的程序員Richard Dumas想出來的,他也是《波斯王子》的程序員之一。我記得在概念視頻裡看到攀爬演示時真的驚呆了,那效果難以置信!然後我還記得那匹馬——兩個刺客完成暗殺後逃跑,他們經過緊張的追逐、跳過城牆,最後騎馬逃跑——WOW,太COOL了!那運動的流暢度,簡直可以說是一種藝術狀态,是動作遊戲自《古墓麗影》後取得的一項重大突破——當時《神秘海域》系列還沒有問市——動畫效果與你拇指的聯系如此緊密,玩家與遊戲産生的生理和心理交互是一切的關鍵。我一邊看一邊想:“太牛X了!哥們兒,你是怎麼做到的?!”那真的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基于次世代

 

團隊的目标是重新定義次世代的動作冒險遊戲,為了做到這一點,團隊很快确立了遊戲的核心概念設定:它将是一個由擁擠、自由奔跑、刺客、可信的城市和逼真的動作構成的開放世界。

Nicolas Cantin(美術總監):有了新的主機,我們具備了足夠的技術條件,創造一座更大的城市。“跑酷”和源自《波斯王子》的其他特征為新作提供了骨骼,現在,“人群”變得更加重要了。所有核心概念都要求我們做更擁擠的人潮,以确保做出更大的、活力十足的城市,所以我們不得不用更加模塊化的開發手段。

我做了很多有關中世紀,十字軍東征期間歐洲城市的研究,以确保成品比想象更靠譜一點——我覺得,當工作内容和曆史打交道的時候,你必需嚴肅對待它。而且,為了把一切做出曆史感,我們也要在視覺和遊戲性兩方面盡量向真實靠攏——比如說,刺客不會跳,他做不出波斯王子那種誇張的跳躍動作。

《刺客信條》口述史:《波斯王子》是怎麼沒的

育碧蒙特利爾

Patrice Désilets(創意總監):我當時隻是想歸納一下在《時之沙》中想做而沒做到的事情,在新作裡實現。比如《時之沙》開頭,沙漏碎裂了,流出的時之沙震撼了宮殿和一切,我當時就想做一群人,希望他們四散奔逃,到宮殿的各個角落去,這樣到處都會有敵人——可惜以當時我們的技術水平,同屏隻能顯示八個角色。最終,那場災難中的“人群”隻有王子、法拉公主、蘇丹和四個龍套在奔跑。

還有一個場景,我們設計了一個村莊,希望玩家可以跳上屋頂,然後可以在屋檐之間穿梭飛躍。但在開發中途我們發現無法很好地實現這效果,不得不将它砍掉了。

所以,我們把原本留給《波斯王子》的這兩項創意帶到了新作中:有一大群人的村莊、你可以在屋頂玩跑酷。我跟團隊說:“我們來造一座城市吧!有了次世代主機,我們能渲染100個人物組成的人群!讓我們一起玩,做所有想做的事情——我們在《時之沙》中沒做到的事情!”那個年代是屬于GTA的“黃金歲月”。從遊戲設計的角度,GTA教會我們,“自由”和“開放”絕對是好東西。

我覺得這種設計很棒,我們還可以讓刺客在人群中,通過社會隐蔽起來,而不僅僅是借助障礙物和陰影潛行。

這是一切的開始。然後我又想到,這是一個《波斯王子》遊戲,角色應該可以通過某種方式與遊戲的3D世界交互,比如劍戟相交的格鬥。我真的很想讓劍刃撞擊在一起,這就需要有更精準的打擊範圍判定——過去劍的範圍判定實際上是超過武器模型大小的,這種設計做不出我們想要的效果,所以我們為此專門開發了一個系統。最終,從1月份開始構思算起,經過9個月的研發,到2004年10月,才構築起《刺客信條》的原型——Animus系統、通過基因記憶回溯過去的設定都出現了。

David Chateauneuf(首席關卡設計師):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紙上設計、規劃關卡。我們有豐富的關卡設計經驗,但不太清楚如何讓遊戲變得更開放——線性關卡的設計是很容易的,因為我們控制着玩家的前進路線和節奏;制作開放世界關卡則難得多,我們無法限制玩家去某個地方,我們必需拿出解決方案,确保玩家能以他們希望的方式環遊城市。

 

告别王子

 

随着遊戲開發的進展,團隊認為在設定上已經沒有必要保留“王子”了——故事早已不需要圍繞他展開。但要這麼做,團隊需要得到公司高層的首肯。

Nicolas Cantin(美術總監):遊戲開發第一年,在内部文件中,我們将遊戲稱為“波斯王子:次世代”(Prince of Persia: Next-gen),但一年後,我們去巴黎彙報工作,向公司高層演示遊戲的時候,全程都沒有提到“波斯王子”這個名字,講的所有内容都是關于刺客的。我們的主要參考書是《阿拉穆特》(Alamut),這是一本有關中世紀,十字軍東征期間刺客組織的書。聽着彙報,領導有點茫然和驚訝,因為他們想要的是一款《波斯王子》續作。

Patrice Désilets(創意總監):高層花了很長時間才接受它。頭兩年,我們将遊戲稱為《波斯王子:刺客》,但随着開發進展,漸漸地“波斯王子”這個名字在内部文件和讨論中都消失了。最後,我記得是在2006年的GDC(遊戲開發者大會)上,我們的市場公關人員想出了“刺客信條”這個名字。他對我說:“你覺得新作叫‘刺客信條’怎麼樣?”我認為正中紅心,高興地回答:“這太棒了!”因為在設定上,我們研究的刺客是為了“真理”、為了伊斯蘭教信仰和團體存在的,所以他們的座右銘是“萬物皆虛,萬事皆允”——刺客的信條真的很重要,不論是對現實生活還是對我們的遊戲來說都太棒了。用戶往往會忘記這個信條,但它是這個IP一直堅持,并緻力于實現的東西——你可以在《刺客信條》中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刺客信條》口述史:《波斯王子》是怎麼沒的

初代創意總監Patrice Désilets

即便遊戲有一個主線故事,但我們不會強行把玩家拽進故事裡,你可以成為任何你想要的角色,可以随心所欲地玩。一開始,我跟制作人讨論遊戲概念,她總是用“但這是一款《波斯王子》遊戲”來否定我,我就反駁她說:“可我們做的東西比《波斯王子》更好!”

老實說我并不真的在乎王子,隻是因為《波斯王子》是公司的大IP,我們需要一款續作,僅此而已——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在冠名上如此糾結。而且我還有另一個願景:我想給遊戲加入很多更有趣的東西,但動作元素比一般玩家期待的ACT要少——現在他們(今天的《刺客信條》開發團隊)就在做這種嘗試,給遊戲加入了更多RPG元素。

Alex Drouin(視頻導演):從巴黎回來後我們有一堆事情要做。比如公司擔心在新主機上第一款作品就是新IP,風險會不會太大?該如何對待經典老IP?《波斯王子》是否應該繼續?我們針對這問題展開了辯論。

David Chateauneuf(首席關卡設計師):毫無疑問,我們的遊戲的形态會随着時間改變,但核心體驗是一樣的——創造一個充滿人群、能高速運動和飛越、有刺激的戰鬥、會呼吸的世界。

 

團隊擴張

 

随着遊戲的概念越來越具體,團隊進入了實際開發階段——在這時,他們意識到自己需要幫助。開發一款雄心勃勃的大作是需要一支“大軍”來完成的任務,因此團隊從最早的7個核心迅速擴張到幾十人。

Nicolas Cantin(美術總監):我們花了三年時間做構思,然後才開始研發。Raph Lacoste是2006年E3後加入我們的,他現在還在育碧做《刺客信條》;也是在E3之後,我開始負責視頻方面的工作。

構思階段我們是一個非常小的團隊,内部很開放,進入開發階段,我們開始關注技術,關注怎麼落實遊戲,此時團隊增長非常快,我們忙于帶新人和新想法進來,發展我們的IP。

Stéphane Assadourian(AI設計、程序):2004年,我剛從開發《哈利·波特與魔法石》的疣豬工作室離職,這段工作經曆整得我精疲力盡,一段時間沒有找下家。當時,我一個朋友計劃去澳大利亞的遊戲工作室,有一次閑聊,我問他:“你簽證辦下來了嗎?要去嗎?”他回答:“我拿到簽證了,但我改變主意了,我要去蒙特利爾。育碧聘用了我。”我說那很不錯,接着他反問我“你有什麼打算?”我回答還不知道,隻是先得閑放松一下,讓自己能重新開始工作,他就撺掇我說:“你真該考慮一下他們!他們非常專業,你懂的,他們做出了《時之沙》!”然後就塞給我一張招聘負責人的名片……

我進入育碧蒙特利爾是2004年10月的事。當時工牌上寫的項目組還是“波斯王子:次世代”,但很快就變成了“刺客信條”。我入職的時候Jade(Jade Raymond,著名的前育碧美女制作人)也剛來;項目的執行制作人Yannis Mallat之前是《時之沙》的制作人,現在是育碧蒙特利爾的CEO;我工位在Sebastien Puel旁邊,他當時負責市場,後來負責《刺客信條》的品牌營銷,最後成了《刺客信條2》的制作人。

《刺客信條》口述史:《波斯王子》是怎麼沒的

初代畫面

Elspeth Tory(動畫經理):在我做完《波斯王子:王者無雙》後,育碧蒙特爾麗來接洽我。那時他們跟我說要做一款《波斯王子》續作,但就在我加入前,他們決定把遊戲拆分出來作為一個新IP。

他們想找人領導他們的動畫團隊。變成開放世界後,人物動作增加了很多,他們把每一個動畫師與程序員配對以适應新作的開發。憑借過往豐富的工作經驗,我足以應對這項挑戰——但我承認,那時心理上确實有點被吓到了,壓力很大。這種新的跨職能分組每個員工都要重新适應,但它确實很科學,藉此我們實現了有趣且令人興奮的動畫效果。動畫師也很喜歡這種配對,說程序員是他們的“寵物”(笑)。

Sacha Viltofsky(程序):來育碧之前我為Gameloft工作,但很不幸,這段工作僅僅持續了三個月,他們就因為業績不佳要裁掉33%的員工,人力資源部把我們所有人的簡曆轉給了育碧。在面試中我先通過了技術考試,然後就《刺客信條》和《忍者神龜》兩個項目進行了單獨面試。兩個項目組對我評價都很好,但HR說現在《刺客信條》對公司更重要,建議我去那邊。

坦白說當時我根本不知道《刺客信條》是什麼玩意,而且我還收到了其他公司的OFFER,所以我請求HR給我一周的時間考慮,但他表示最多隻能給24小時。他向我保證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很多經驗豐富的遊戲開發者為了得到這樣的機會拼命工作,我不會後悔的。我花了幾個小時調查這項目,看到E3宣傳視頻後,我馬上給HR打電話表示願意入職。

Luc Tremblay(程序):坦白說,我加入的時候,育碧在圈裡名聲不是很好。當時我有一些朋友在育碧工作,其中一部分人很高興,另一些則幹的不是很開心,幾個工作室也沒做出什麼好産品;那會兒育碧還起訴了好幾個從《分裂細胞》團隊離職的前員工,指控他們違反競業禁止協議——這根本是莫須有的罪名。所以我原本是抵觸去育碧工作的。改變我想法的是《時之沙》,它太棒了!當時我就想:好吧,我願意去育碧,願意和做這遊戲的團隊一起工作,他們一定是很棒的家夥!然後我就給育碧發了簡曆,就這麼簡單。

Mathieu Mazerolle(主程序):來育碧之前我是做《暗黑破壞神》外挂賺錢的——我隻是想盡辦法賺錢糊口。說實話我對遊戲業有點失望,所以沒想過去大公司。但湊巧的是,我前女友在育碧當設計師,有一天她給我打電話,說:“我們公司有個人叫Jade Raymond,她在做一款新遊戲,需要一個主程序,我跟她提到了你,她想和你談談。”這段回憶對我來說不是很美好——第一,它來自我前任;第二,它有關育碧。

坦白說今天我對育碧的看法和那時沒什麼兩樣:它是蒙特利爾的巨頭。他們雇傭每一個人,用各種方式支付報酬——然後你懂的,就是不給錢。而且大家都知道,育碧有很多不好的傳聞,比如“血汗工廠”。所以我當時的想法是“為育碧工作?别逗了,忘了這茬吧!”

但我前女友非常堅持,她反複跟我說:“你該去見見Raymond夫人,她在遊戲業有非常棒的履曆,她的項目很COOL!”我扭不過她,答應找一天和Raymond吃個晚飯。見面那天,用過晚餐,她帶我來到工作室,給我看了《刺客信條》的概念視頻——然後我徹底被征服了。我抛棄了一切有關遊戲圈大公司的負面想法——特别是關于育碧的。然後我扭頭問Raymond:“我什麼時候開始上班?沒有比這更令人興奮的事了。”

《刺客信條》口述史:《波斯王子》是怎麼沒的

美女制作人Jade Raymond,現就職于EA

Elspeth Tory(動畫經理):我很慶幸能與Raymond共事。遊戲業女性很少——尤其在那時——她是個偉大的榜樣。

Mathieu Mazerolle(主程序):Raymond跟我說她還不能做決定。項目組有七個核心成員,都來自以前的《波斯王子》團隊,“你要被這些人面試——如果他們沒點頭,你就出局了。”我自信滿滿地回答:“我明白。我很棒,我會砍瓜切菜一樣通過考驗的!”但其實我進來後是要管理他們工作的,所以他們是在面試自己的老闆。

事實上,那場面試我非常緊張——你要知道,這七個人是蒙特利爾工作室成立之初的元老,他們關系很好,七年裡每天中午都在一起吃飯,熟悉彼此的風格和工作方式,很有默契,所以面試過程非常緊張。他們會做一些隻有自己人看得懂的暗示,比如互相使眼色、打手勢,這很吓人。但最終,他們還是把我招進來了。當時團隊處在成長期,我們大概有25人或者更多?項目結束的時候,團隊規模已超過150人。

(未完待續)

相關閱讀

研究表明遊戲少年更容易在現實中持有真實槍械

> 來源 TGBUS編譯 作者 GTH91 2019-06-04 俄州大研究表明習慣性接觸暴力元素是青少年做出危險行為的原因之一。 在當下社會,無論是國内還是國外,青...

《噬血代碼》制作人表示遊戲有可能移植至NS平台

> 來源 TGBUS編譯 作者 GTH91 2019-06-04 飯冢啟太表示不排除遊戲移植至NS平台這種可能,但他們現在也不能做出保證。 在經曆了漫長的開發後,《噬血代...

《Snacko》确定2021年發售 貓主題“牧場物語”

> 來源 TGBUS編譯 作者 鐵頭大八 2019-06-04 《Snacko》是一款以小貓為主角的RPG遊戲,遊戲主要特色是包含冒險解謎要素的農業模拟系統。 開發商Bluecu...

《Snacko》确定2021年發售 貓主題“牧場物語”

> 來源 TGBUS編譯 作者 鐵頭大八 2019-06-04 《Snacko》是一款以小貓為主角的RPG遊戲,遊戲主要特色是包含冒險解謎要素的農業模拟系統。 開發商Bluecu...

《爐石傳說》新補丁更新出問題 可能會有玩家補

> 來源 TGBUS編譯 作者 托洛薩 2019-06-04 《爐石傳說》今天出現補丁更新問題,手機端遊戲内容無法更新,暴雪回應稱已經在修複,具體情況會稍後公...

《爐石傳說》補丁“機械崛起”現已正式上線

> 來源 TGBUS編譯 作者 托洛薩 2019-06-04 《爐石傳說》補丁“機械崛起”今天上線,一批卡牌調整、競技場卡池輪換、玩家體驗優化等多項内容上線。...

《侏羅紀世界:進化》 新DLC将關聯電影劇情

> 來源 TGBUS編譯 作者 尼米茲 2019-06-04 在《克萊爾的避難所》中,玩家要幫助克萊爾拯救恐龍,并幫它們建立新栖息地。 Frontier Developments最近公布了...

《爐石傳說》補丁“機械崛起”現已正式上線

> 來源 TGBUS編譯 作者 托洛薩 2019-06-04 《爐石傳說》補丁“機械崛起”今天上線,一批卡牌調整、競技場卡池輪換、玩家體驗優化等多項内容上線。...

寶可夢與智能家具合作推出皮卡丘聲控裝置

> 來源 TGBUS整編 作者 TGBUS整編 2019-06-04 等一個伊布。 頭圖/itmedia 日前,寶可夢授權的智能家具,「呐 UchiPika」将于8月3日在Takara Tomy上推出銷售,售...

《格鬥領域EX》鑽頭少女“阿麗亞”實機戰鬥演示

> 來源 TGBUS編譯 作者 妙不可言 2019-06-04 阿麗亞屬于萬金油類型的角色,她能勝任各種距離的作戰需要。 開發商Akira今日公布了旗下廣受好評的格鬥...

更多

随機資訊



Copyright ※ 2012-2014 zhongte80307.cn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玩網—最好玩、最熱門的遊戲軟件聚集地 版權所有